你所在的位置:首頁 > 列表資訊
1年在拍賣市場上花8億的中國富豪
發表日期: 2010-01-25

1年在拍賣市場上花8億的中國富豪


     他在證券投資市場上呼風喚雨,但肯定不是最有錢的人;而在2009年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上,他絕對是花錢最多的人,達到8億多人民幣。有人戲稱:比他更豪爽的買家只有乾隆皇帝了。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劉益謙用手機打了大約10分鐘電話,遙控正在拍賣場上的助手舉牌成功又買下一件作品,3000萬元。但更多時候,劉益謙還是喜歡親自到拍賣場上舉牌。他總是習慣坐在第一排,有些懶散地斜靠在椅子上,等到其他競買人多輪混戰過后,紛紛彈盡糧絕,拍賣師即將落槌之際,劉益謙伸手報出最后一口價。這種橫刀奪愛式的競買感覺讓劉益謙很享受。

    劉益謙最精彩的“表演”發生在北京保利2009年秋拍夜場,當最引人注目的古畫《十八應真圖卷》經過幾輪應價后很快就到達了1億元,已經超過了劉益謙事先劃定的最高限價,他準備放棄了。不料其他人仍在激烈的舉牌,從1億3千萬元一路又追到1億5千萬元……拍賣師已經舉起了手中的木槌,全場一片寂靜。“加100萬!”,劉益謙的聲音響起,他又殺了回來。1億5千1百萬!加上傭金,這件作品的最終成交價為1.69億元。劉益謙的最后一口價同時也創造了中國繪畫拍賣史上的最高成交紀錄。

    藝術品拍賣圈歷來是水深、潛規則多,以至于很多有錢人望而生畏不敢輕易介入,生怕一不留神充當了那個最后接盤的“傻瓜”。于是,有的人成捆成捆地往家搬書刻苦學習,企圖有朝一日練就火眼金睛;有的人抄近路遍請行內各路知名專家,亦步亦趨指望高手為其掌眼撿漏。劉益謙從不迷信任何一位專家,他認為目前國內“再好的專家也不具備權威性”,所以最終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斷;劉益謙也很少啃大部頭的學術專著,他說自己敢花8億元在拍賣場上,主要原因是“我什么都不懂,所以膽子大,多買了一些東西。”

    十幾年前,劉益謙第一次進拍賣場的時候,用7萬元買了一幅郭沫若書法,至今沒有升值;又花費11萬元舉下來一件李可染作品,但當時沒有人告訴他這件作品的真假。他當時只是對“新鮮的”藝術品感興趣,不料這個興趣一直保持到了今天。

    在拍賣場上,劉益謙同樣經歷過“很難選擇”的窘境,但他的出牌總是不按常規:“既然無法分辨哪一件拍品最好,那就買最貴的吧。”1997年,在上海朵云軒拍賣場上,劉益謙用200萬元買下來吳湖帆的一件冊頁作品。當時眾多行家們的一致觀點認為:“東西確實好,但這個價格恐怕100年也翻不了身。”但僅僅12年過后,200萬元的價位在中國傳統繪畫市場上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數字了。

    “只買最貴的”,似乎也成了劉益謙在拍賣場中的不變法寶。他說:“股票可以買便宜的,但藝術品不可以那樣做。”因為劉益謙清醒地認識到,藝術品不像股票,每一件都會有成百上千雙行家的眼睛盯著它們,你幾乎不可能有撿漏的機會。而且,你也不可能像買股票一樣買進一大堆藝術品,你只能選擇多數行家認為最好、最貴的作品。現在看似“傻”的行為,許多年后即便是作品不升值,也沒有虧,至少很多人因為你當年的犯傻還能記住你。

    劉益謙利用采訪間隙用手機指揮買下的3000萬元拍品,是一件古琴。之前一個月他在香港蘇富比創紀錄的用8000多萬元競得一件乾隆紫檀寶座。這兩件東西是配套購買的,劉益謙說等到他某一天退休后,就將這把“椅子”搬回家,讓他的夫人坐在上面,前面擺上這件古琴,最后再拉上一道簾子。劉益謙站在簾子前面,等待夫人喊“小謙子”,他馬上躬身回應“喳—”“那時候應該蠻有意思的”,劉益謙笑著說。

    不僅僅是中國字畫、古琴和明清古家具,“雜食”口味的劉益謙還鐘情于瓷器、緙絲和珠寶。同樣為了博得愛妻一笑,這位超級買家還在今年的香港佳士得斥資8000萬元,買下了一個5克拉的粉鉆作為夫人的生日禮物……

老快3遗漏
網絡 ?
Copyright 蘇州市吳門拍賣有限公司 Fun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05019703號 技術支持:蘇州聯啟科技